问山于泽

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讲故事啊

同人越甜我他妈越心碎。

mark!!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这是一个在lofter制作超链接的教程

码啊啊啊啊太感谢了

S.T.K.:

首先选中你想要做超链接的文本。





点击超链接符号。





输入网址,点击确认。





链接就做好啦。





手机版同样可以使用代码做链接。


代码是<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链接地址" >链接说明文字</a>


例:<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satsukikage.lofter.com/" >首页</a>


【注意一定要加http://或者https://】


效果如图:






代码我粘贴到评论区,方便手机端复制。

简单明了、十分单纯的写作技巧小挑战

mark

棉尾兔的灌木丛:

以下选项只涉及写作手法和写作技巧。不涉及剧情故事的任何方面。


即任何剧情都适用,无论是糖还是刀还是肉。


【可随意转载,大家心情好就加个原地址,不加也无所谓】




当你嫌弃自己的文章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模板四平八稳太过无趣没有挑战索然寡味的时候可以来试试看。


玩法1、有想写的剧情,写前随便roll一下或者几下。


玩法2、没想写的剧情,纯粹当做挑战用的练习题。




1、使用两次以上的插叙


2、使用两次以上的暗喻


3、使用两次以上的引用(需要与文章有所联系/呼应/暗示)


4、使用一次通感


5、开头倒叙


6、首尾呼应(必须详细到具体剧情/意向/暗示/场景等)


7、以第一人称来写


8、以第三人称来写


9、以上帝视角来写


10、全文只有一个场景(在同一个场景内叙述所有的故事)


11、全文只有一个时间(在同一个时间段的不同场景,天数叙述所有的故事)


12、全文只有对话


13、全文没有对话


14、在开头丢出一个结论,结尾推翻它


15、不正面描写角色


16、不以主角/主要事件为线索(即贯穿全文,推动全文的不能为角色或具体事件)


17、至少使用一次叙述蒙太奇手法(也可理解为不同剧情之间的跳跃与互相暗示)


18、使用欧·亨利式结尾(结尾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通常会使用反转、补叙等手法)


19、多条故事/时间线交错叙述


20、以不同角色视角交错叙述



竟然因为支付宝钱不够而没抢到最后一件库存。自杀。

康纳怎么这么可爱不但喜欢舔舔偶尔乖巧的要命而且总是理直气壮或者理不直气也壮 对不起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非分之想 不知怎么的没吃警探组可能是觉得要上他还是得靠同类不过不管了我先吸一波马康和水仙等云通关完再定夺cp
怕不是又要吃all
卡拉小姐姐也好看!爆炸!
外貌协会会员大半夜的肤浅鸡血言论。

————
我错了 警探组也好吃

本来想委屈委屈香撸个他坠海而不是原随云的片段练练场景和细节莫名其妙就成了一段意识流的沙雕东西。
小说一看完就又开始恢复成原来那种(废话连篇gp不通的)堆砌式写作了。难过

   
   
  

    他跌下去了。

   原随云听他跌下去时仅仅发出一声极轻微的惊呼。他用心谛听,听见众人的呼喊,迅速减弱的衣袂破风声,良久,才有一记遥远的闷响,然后他就什么也听不见了,耳朵里充斥着海浪。

   楚留香跌下去时必然毫无所依。否则,即使只是一块碎石,他也能够借此施展他那绝妙的轻功,像鸟一样腾飞而起。他爱逍遥无待,原随云便给他真正的逍遥。

   可是这之前他站在断崖上与原随云说什么呢?他说:弟弟——他说完就跌下去。他跌下去时神色不变,只有原随云知道当时他的手指绝望地弯曲起来,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好啊。他想,心里竟然生出一股占有的满足。这时候还有半轮夕阳,可惜他看不到这副奇诡的景象:他站在云巅,而楚留香坠入太阳。

   “我的好哥哥啊。”他摇头,叹息,微笑。

   海在哭。有人也在。有人在惊惧地窃窃私语,还有人的拳头咯咯作响。

   他转过身,依旧温雅地笑着,迎着那比海浪还要高的人群的怒潮。

   “楚留香死了。”他问道,“下一个是谁?”
                                        
  

关于大学专业选择

mark一下。明年这时候回来看。

Rofix:

拧开瓶盖和喝进嘴里是喝水时两个同样重要的步骤,就像高考和填志愿。虽然拧瓶盖更费劲,但我在生活中见到了不少高考成功却把水撒了一地的人。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文字来避免我的读者重蹈覆辙。这次主要说专业。


首先是转专业悖论。转专业被看作是选错误专业的救命稻草,然而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批准转专业的第一个标准是“该学生在当前专业成绩优秀”。然而往往需要转专业的同学自己目前的专业学的都不是太好,而学得好的又没有理由去转专业。这就形成了悖论:最该转专业的学生却是最难转专业的人。使得不少学生被不喜欢的专业套牢,引发一连串恶性循环:专业上花的时间越多,换别的专业的沉没成本越高。到了考研和工作申请时,依旧会限制在本专业的方向,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不喜欢的专业上,以此类推,最后万劫不复。


如果还不确定自己最终的方向,最优的选择是选择自己擅长的专业,做感兴趣的话题。擅长的专业可以保证你一直成绩优秀,随时满足转专业要求,破除转专业悖论。同时因为擅长是客观的,兴趣是主观的。很多人在高中阶段对某一个职业的印象都是来自于书籍影视和媒体,并不是真实哪个职业的生活状态。我称之为科学家幻象。因为很多小朋友都想长大当科学家,想象出洁白的实验室里五颜六色的试管,和有趣精密的器材,背后的黑板上有复杂的公式和推导,你神情专注正在做实验。这就是通过各种电视剧小说中得来的印象,而这种印象与现实偏差极大。科学家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较为枯燥的做数据,而非生活大爆炸。医生,编辑,老师,工程师,记者等等,都不是人们平常想象出来的生活面貌,这些信息在高中无法获得,尽量去问做这个职业的长辈们,或者去实地参观,最差要去书店读大学的那个专业的教科书,看看是否是你想的那样。媒体都过度美化了很多工作,使得学生上了大学以后才发现,这他喵不是我想要的专业。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有“如果我感兴趣的和擅长的专业不同如何选择?”的问题,选擅长的。把你喜欢的方向作为话题。例如喜欢天文,擅长写作,就可以做科幻小说作家。


然而最可惜的是专业的滞后性。我称之为CD碟效应,如果你进入书店,依旧有相当多的教材附带CD碟片,虽然现在大部分电脑在至少五年前就取消了碟片插口。导致这些CD无从安放,只能扔掉。因为时代变化加速,而教育系统需要维持稳定。大学教育永远不能够及时的跟上时代。这是必然的,但作为学生个体不应该为此买单,否则也会被社会扔掉。基础科学占大学专业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这符合1977年的社会需求,但已经不符合今日。很多有趣的职业都没有大学专业与之对应,例如需求巨大的游戏设计职业,只有中传媒开设了相关专业。而真正开设给基础科学的工作岗位又少之又少,只有继续读博一条路。所以要对照现实中的工作来考虑对应的专业,而非相反。


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数学(统计)金融和计算机永远是万能的选择。毕竟这些专业能转换到任何领域,去任何公司工作。无论腾讯阿里网易bilibili,去哪儿都不牵强。


总之,专业选择并不是选择学科,也不是选择工作,而是选择了后面人生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终点。如果父母控制欲强的话自己要清醒,毕竟他们不会替你上大学,成人后都是你自己来承担,也不用帮他们实现梦想。另外关于艺术专业我之后会细聊。


至于大学选择,下次再说。






可以分享给需要的人

[原楚]乾坤大大大换魂术

*灵魂互换
*胡乱操作
*在我想出一个高逼格的题目之前只好叫这个了
 
 

 
 

 
 
 
 
     天快亮了。房间里只有一盏灯昏昏地燃着。
   
     原随云的手指摁在铜镜上,他手指散发出的活人的热气在那个位置上留下了一个雾蒙蒙的圈。他用拇指揩掉雾气,然后接着端详那个镜子中的人。
   
    大理石般的额头,玉刻的鼻梁。他牵起嘴角,于是镜子里的人也微笑着看他。微笑于这张脸是多么的合宜,它是一种自信,乐观,善良,狡黠与热情的混合,衬得它的主人愈发丰神俊朗。这里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生长在黑暗里的灵魂的居所, 如今却是鹊巢鸠占了。
  
    他着迷地看着镜子。就像每一个久居暗中的人一样,他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光微微猫起。但是即使是他意识到自己重获光明时,他所感到的欣喜也不如当他发现自己完全接管了楚留香的身体时所感到的更强烈。这是楚留香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所以那时他的头发已经放下,还没来得及松开腰带。这一切现在全被原随云看在眼里:一个最平凡不过的楚留香,却也是他能触及的唯一一个。
  
    原随云仔细地束好头发,面对着镜子发愣。半晌,他才慢慢地抬起手。从额头起,他的指尖划过鼻梁,踯躅在唇边,接着经过喉结,经过锁骨。然后他扯开衣服,凝注着楚留香躯体上刚健而优美的线条。这时候,这对明亮的黑眼睛里闪动着的狂热的喜悦已不属于楚留香,也不属于原随云,而属于那个欲以天下为己物的疯子蝙蝠公子。只要在天地之间的,他都以为没有他力不能及。但后来他发现有三样例外,那便是日,月,与楚留香。
 
    楚留香是穿堂风,楚留香是水中月。
 
    他原随云偏偏要追风揽月。
  
    他把手搁在赤裸的胸膛上,隔着一层血肉,听胸腔里那个小小的充血的东西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肋骨发出的声音。他的手兴奋得发抖,甚至于全身都战栗不止。只有一霎那的犹疑,他便用拇指与食指的一节轻轻地挟住了某处致命的部位。
  
    他立刻明白自己找对了。
  
    原随云迅速摈弃了他的所有优雅与自持。灯灭了。在蒸气腾腾的迷乱深渊里,他带翻了一个装满波斯郁金香萃液的白玉小瓶,楚留香的气味瞬间满溢,为他疯狂的欢乐锦上添花。然而敲门声响起时他还是迅速反应过来。苏蓉蓉推门进来的时候皱了皱眉,打趣他几时竟用了这么个浓郁的留香法子。他抱歉地微笑,不小心碰倒的,苏姑娘这回就请饶了我罢。这时候已经衣冠楚楚,语调神态竟与楚留香如出一辙。
  
    苏蓉蓉果然没有追究,看来楚留香给她惹的麻烦只大不小。
  
    “楚大少爷还是起来用早饭吧。”她展颜一笑,“方才原少庄主叫了人邀你去无争山庄与他品新茶。原公子何其风雅之人,他的茶可不是谁都喝的到的。你不要辜负了他的好意才是。”
 
    “你一同去吗?”原随云问。
 
    “不了。”苏蓉蓉莞尔道,“少庄主嘱咐了,这茶除了你,可是谁也喝不得的。”
 
     
 
 
        茶已经烹好了,正热腾腾地冒着气。
 
        原随云叹道:“能得你亲手为我煮茶,我此生也无憾了。”
  
        楚留香不立刻说话,却抚摸着膝上那张七弦琴,笑道:“哪里的话。既是在下做这东道主,又怎敢不尽宾客之礼?”
  
        他神色安详,却似比有眼睛的看得要更清一般。丁枫侍立在他身侧,一对阴鸷的眼睛死死黏在原随云身上。他根本没有了解真相,因为这事情太过离奇,离奇到无法想象,何况他们两人又是那么沉着与自然。
 
        “在下早耳闻无争山庄少庄主风雅无双。”原随云忽的含笑道,“如今幸得相邀,又兼茶酒相伴,良辰美景。在下斗胆:若能听得少庄主鼓琴,楚某当引此为平生大幸。”
  
        他道:“原公子,请!”
 
        丁枫的脸色已不很好看。他身子向前倾去,差不多已要迈步,却突然生生收势,脸上竟露出惊恐之色。他武学造诣极深,所以才被能那秋毫似的的杀气慑了住。乍一看那点杀气似乎微不足道,可若细细品察,就会发现那秋毫实是枚一着便致人死命的毒针。
 
        深入浅出,韬光晦迹,方能杀人于无形。
 
        楚留香是最不该有杀气的人。
  
        令他如芒在背的那危险的气息就是从楚留香身上来的。
  
        “你出去吧。”他听原随云柔声道。说实话,这并不是他的意愿,但原随云是不容忤逆的。他只好行礼告退,离开的时候还疑虑地望了客人一眼。这一望他正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却见那双眼微微有些迷茫。他一怔,人已经走出了房间。门关上了。
 
        房里飘着茶香。
  
        楚留香开始抚琴。
 
        他当真也解音律。而且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说一个关于身体的字。他只是遵从原随云。宫商一起,是一曲阳春白雪。春之和煦,雪之凛然,若用心去听,也能听出一二。但原随云到了他背后,左手覆在他腕上,右手轻轻按住了琴弦。
  
        “好一出阳春白雪。”他冷笑道,“只可惜我三岁前从没有见过雪。”
  
        “这琴不是用来弹这个的。”
  
        他就在楚留香身后立着,弯了腰,越过楚留香的肩拨起弦来。他只是随意地拨几个半音,几乎算不成调的,却别有一种异样的诡谲,仿佛一股伺机而动的汹涌暗潮。
  
        楚留香呼吸一滞。倒不是因为那诡异的琴音,而因为原随云扣在他左手腕脉上的手指。楚留香的手一向温暖,他的全身都是温暖的。但这根手指现在却冷得像冰。
  
        “这可是原公子的身体。”他叹道,“原公子纵然不爱惜我,好歹也爱惜爱惜自己吧。”
  
        原随云没理会,却问道:“香帅做我这个瞎子,做的好受么?”
  
        他对上自己那双没有任何光泽的,已经死亡了的眼睛,第一次看见自己长成之后的模样:与他在心中勾画的轮廓没有太大的差异,眉宇间却多了他未曾想象的某种阳光一样的光辉。他不是在看着自己,而是在看自己身体里的那另一个人,那个人同样在用眼睛之外的某种东西审视他。随后,那个人斟酌着慢慢开口道:“不。”
  
         “不?” 原随云大笑,“自然。香帅纵横天下,少不了这眼睛的。”
 
         他说着,嘴里有些苦涩。他本无需也不屑于嫉妒任何人,但偏偏是这个人,他竟有点抑制不住的妒忌。

         楚留香接着道:“不过呆的久了,也能沉静心灵。练武就要一个心静,这一来,会因祸得福也未可知。”
 
         原随云笑得更凄厉。
 
         他说:“香帅看我现在像是心静吗?”
  
       窗外夕阳已经西斜。他拉着楚留香的,或者是自己的手,放到自己脸上,牵引着他描画那幅坚毅的轮廓。一寸一寸,就像描工笔画一般的细致。然后他松开楚留香,留恋一般地看看斜阳投在窗台上的横斜疏影,莫名道:“请香帅千万要记住这张脸。”
  
        他又笑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无争山庄。”
 
         楚留香还未答话,他已经退后两步,刷刷点了自己七八处大穴。他以为楚留香纵然敏锐了得,但还是要慢一步。谁知一枝桃枝倏然飞来,真气涌动,已解了他封上的三处穴道。可惜时辰已到,瞬息之间,乾坤颠倒。桃枝颓然落地,他的眼前复归黑暗。他知道来不及了。

         “多谢原公子款待。”他听得楚留香懒洋洋地说道,似乎丝毫未感到惊奇的样子,“万圣阁的灵药果然名副其实。”然后是轻轻一声跫音,只有一声,他面前就已空无一人。
  
         楚留香是风,楚留香是月。
         清风不可留,明月本无心。

         原随云莫不是已经完完全全失败了么?可是他的唇角依旧带着笑。楚留香是要回那个客栈里去么?那里现在只有一片熊熊的火海。哪里还有郁金香?唯一剩下的就是燃烧过后焦尸的臭气。而苏蓉蓉所能得到的消息,就是凶手长得像极了她的楚留香,而客栈着火时,他恰好没有被任何一个人看见。
  
         他断定他们还会见面的。所以他惬意地抿了一口已经温了的茶,沐浴在他虽看不见,却切实感受到的温暖夕阳中。

    看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很难过了。
   
    没来由的,也许是因为终于被证实,楚留香死了。这原本也不是稀罕事,人会死吗?会的。楚留香是人吗?是的。
    
   可他在我的头脑里怎么就不死了呢。他总是永远生动而鲜活:因他是永远的楚留香,却也无可避免地变成了昔日的楚留香。他成为偶像,成为不朽,成为坊间传闻,成为茶酒闲话。随他而死的不是一个人的传奇,是一整个时代。这个时代鲜衣怒马而来,又无声无息杳然而去。无所谓了——有旧的传奇就会有新传奇,有旧的时代就会有新时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至于那一场悲欢一场笑,庄子云: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
  

 
大半夜随便写写。另外花满楼在大金鹏王后已经连着三章没有露面了我非常想念他。